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焰火晚會盛典幕后創作揭秘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焰火晚會盛典幕后創作揭秘
2019年10月1日,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聯歡活動在天安門廣場精彩上演。

本次慶典活動由張藝謀任總導演,沙曉嵐帶領【鋒尚文化】團隊負責燈光總設計制作。王志鷗帶領【黑弓】負責視覺總設計:所負責包括聯歡活動創意視覺方案、主題表演時段的表演隊形設計制作、光影屏動態影像設計制作、以及主題表演時段之外的中心聯歡時段及煙火時段的光影屏成像內容設計制作。陳巖帶領【輝動力】負責煙花樹設計制作。
匠心營造沉浸式觀演體驗

整個聯歡活動由主題表演、中心聯歡表演、群眾聯歡、煙花表演四個功能表演區組成,各個表演區塊既獨立成篇、各具特色,又相互交融、渾然一體。

主題表演區設在金水橋南端的長安街上。在聯歡活動現場,3290名聯歡群眾通過手持光影屏和表演道具進行組圖、立體呈現完成。

表演中一氣呵成的流動依靠的是3290個光影屏光芒與色彩的千變萬化,用張藝謀總導演的話說:沒有一秒鐘的畫面是相同的。

用3290塊不同色彩和亮度的“光影屏” 繪制中國夢

溢彩 } 人屏共舞 人、屏、人與屏在創作中被視為三種媒介。
它們經由彼此間(無數次實地測試獲得)的巧妙設計碰撞出奇妙的視覺變化:在行進的表演中時而平面、時而立體、時而閃耀鉆石般的光彩——演繹著壯麗威嚴、威武雄勁、或自由浪漫……

以屏為媒?!逗炱燜獺分欣玫魘悅扛齬庥捌涼庥肷實納杓?,讓立體感十足的高山大??燜儔浠善秸溝奈逍嗆炱?,訴說著壯闊的祖國山河對五星紅旗堅定不移的守護。

以人為媒?!段頤親咴詿舐飛稀菲濾咚檔健懊褡甯蔥說暮鉸芬丫蟯ā?,演員利用“多米諾”式的人浪翻動光影屏道具形成高低起伏的動態演繹。

人與屏共舞?!對諳M奶鏌吧稀坊淌魑珞鶯筒蕕?,讓小朋友牽動風箏。這是彩排沖刺階段加入的最具亮點的創想。將真人構成的圖形與虛擬影像結合,又將虛擬影像延伸到真人演繹中,讓觀眾在“虛”與“實”間穿梭往來。于是全場綠草搖弋、風箏飛舞,充滿活力與希望。全方位地體現人屏交融的流動數字演藝的魅力所在。




流光 } 鉆石光陣 人、屏、人與屏在創作中被視為三種媒介。
為讓光影變幻有生命、有呼吸,實現真正意義上的創新,嘗試過數月視覺風格探索直至8月初,張藝謀總導演指引著制作團隊突破性地研發出“鉆石光陣”效果,并將其作為重要線索貫穿于四個篇章的演繹中。

全長5352秒的表演最終完美呈現共計133,800幀畫面、1760w+顆鉆石光點璀璨的變幻,點亮每個激動人心的時刻。

鉆石光的落地并非一帆風順,對同期制作幾乎是顛覆性的重來。同時在進一步制作中團隊發現,僅依靠CG模擬效果得到的光陣并不能完全的對應到每個光屏上,有時光點的BUG會像“碎掉”被分割到兩塊甚至三塊屏上。

于是視覺組從仿真點位動畫中重提3290個屏幕的數據信息,在綜合數字開發平臺上將每個光點重新投射到每塊光屏,再將修復后的“鉆石光陣”數據加載至最終畫面,確保閃耀顆粒效果的美輪美奐。

視覺工作的難點其實不在電腦繪制出的圖形和數字效果本身。而是要將電腦屏幕真正當做實際的天安門廣場來思考。

國慶聯歡活動的視覺總設計、也是黑弓創始人王志鷗的手機倒數日軟件中,記錄下從18年冬天參與初創會至國慶當晚,是290個晝夜。在290天全員跟隨總導演打造前所未見的視聽奇觀背后,是直面前所未有的創作流程,和前所未有的工作模式的挑戰。




階段一 } 創意構思
創意發生在一切的最初,要依據初創期的視覺探路,以設定最符合現場實際的演員構成、科技道具生產參數等。屏幕中的馬賽克換算至廣場是真實鮮活的表演者。

每張設定背后不單純是天馬星空的藝術創想 而是經得起仿真測算和技術排查的表演地圖
這次創意視覺內容是代表中國的國家符號,更需細致考究、嚴謹對待。
如《紅旗頌》中的天宮二號、長城上依照歷史進程(虎門銷煙-五四運動-抗日游擊戰-渡江勝利)演繹的人民英雄紀念碑、《我們走在大路上》中參考候鳥遷徙路線地貌設計的風景、《領航新時代》中對數十種品種的花朵如牡丹、月季、梅花、太陽花、山茶花的考究……
視覺風格上也進行了多版本的設計,以便給后續的藝術創作工作提供更多可能。高清攝影、裸眼3D、馬賽克、鉆石……這些組內成員對風格設定圖的“代號”,都以日期為單位被收藏在他們特殊的工作文件夾中。
階段二 } 制作測試
內容聚焦后進入制作階段。與視覺組配合最高頻的是仿真組和編導組。仿真組得到視覺設計圖后,匹配3290規模的人數和表演隊形編排,對照現場設計好的點位,經由電腦計算出每個人的運動路徑。再將表演手冊由編導發放演員進行指導和排練。

前所未有的創意帶來開創性的工作流程


第四篇章預演路徑demo示意(升格版)
然而8月未正式進入全員實地帶道具彩排前的制作階段是艱難的,內部人員將其稱為“盲測”。技術道具還在生產線上,視覺和仿真工作只能依據1:10的300人模型進行數字推演和內容細化制作。
當第一次看到3290名演員帶著光影屏齊刷刷地在演練場集結,工作人員感到興奮同時,更多預料之外的挑戰也接踵而來:比如人手持實體道具產生的間距誤差、實體道具的光點數更新等等,讓光陣的整體效果不夠完美。
針對圖形隊列邊緣不勻的問題,工作人員一幀一幀地將隊形編排動畫放入仿真系統進行更新測試,對超出或不足人數的動畫部分進行修改,手動優化仿真系統編譯圖形隊形的圓滑度和生命感。另一方面結合實際道具的光點特性,聚焦動態影像光與色彩的再調整,效果得到很大提升。
如《在希望的田野上》中的風箏造型、《領航新時代》中“新時代”字樣造型、鴿子造型、花朵造型都在仿真系統中進行了二次優化。
階段三 } 上屏調整
上屏這“神圣一步”,由視覺組將輸出的成片交給北理工仿真組,仿真組根據相對應的點位動畫對成片進行切割,保證每塊屏幕上都有相對應的影像,再將切割好的文件交給屏幕商和無線激發部門,屏幕商負責將文件傳輸給每塊屏幕,無線激發部門負責將文件進行逐一編號,以便表演時激發。為了進行內容保障,這一整個過程視覺組都需要完全參與,確保每個環節文件參數的準確。
“前所未有”的表演也徹底顛覆了傳統的、再明確不過的表演籌備工作流程。8月中旬開始,基地深夜不間斷的上屏測試和連夜決策修改循環上演。
若夜間排練后出現修改或未知錯誤,全員當即連夜開會排查并形成決策。由于文件的敏感屬性,傳輸文件將由工作人員自身攜帶往返于六環外的基地和城內的公司成員間,一次傳達就是上百公里。


黑弓“制作大本營”的晝與夜
聯通為無線下發搭建起基站、京東方為演員技術道具加速減重、北理工仿真組、編道組與視覺組的默契協作、頑強探索、演員排練的風雨無阻……從未挑戰過的工作方式讓全體工作成員不分小組、不分專業背景地真正擰成一股繩??棺「哐?、優化工作流、科學配合直至挑戰效果的巔峰……

凌晨彩排后張藝謀總導演當即溝通修改方案

視覺、仿真、編導、技術道具方連夜排查
某次排練畫面和隊形走位沒對上的原因

雨中彩排、夜中彩排
7顆煙花樹百般變化
牡丹盛開、蝴蝶飛舞、孔雀開屏……聯歡活動上,七棵絢爛多姿、流光溢彩的煙花樹是又一個亮點。
在人民英雄紀念碑北側,7棵煙花樹一字排開,隨著聯歡活動的需要燃起煙花,并通過旋轉與開合,表現了豐富多彩的藝術圖景。
這七棵煙花樹主要是為了煙火創意而設計,每棵樹都有四扇葉片,可隨樹干360度旋轉,每扇葉片上都配有不同類型的特效煙花。七棵樹通過旋轉組合燃放構成一幅幅焰火盛景,時而配以LED燈呈現春夏秋冬的季節變化,時而構成孔雀開屏的造型,時而展現“牡丹開合”“風箏搖曳”“笑臉綻放”等三維動畫效果,使焰火表演立體感陡增。
多特蒙德多特大黄蜂